商品介紹

/Products
bet9是九州吗韩媒揭秘日本右翼化推手:“日本会议”

  参考消息网9月4日报道 韩媒称,2014年日本太平洋战争战败69周年纪念日上午,在日本东京九段下的靖国神社里,上午11点一到,前往神社的大部分人纷纷走向从主堂开始延伸300米左右的参拜路道中间设置的白色帐篷,这里密密麻麻聚集了大约1400人。这就是日本最大保守集团“日本会议”主办的追悼集会。

  韩国《中央日报》网站9月4日报道称,站在最前方的是今年2月在日本议会上最先提出“鉴定河野谈话”的极右派新一代党干事长山田宏,他旁边站着外界熟知的安倍晋三首相的最心腹人士——首相助理卫藤晟一。美国政府对2013年末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表示“失望”之后,他曾回应美国称“失望的是我们这边”,属于日本的强硬派人物。他在日本议会内相当于“日本会议”支持者角色的“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担任干事长职务。

  报道称,当日在靖国神社正中间举行的集会无异于安倍政权的内部活动。日本会议的会长——前任最高裁判所长官(大法院长)三好达(87岁)在纪念致辞中表示“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理所当然的道理”,“让我们早日修改宪法”,其嚣张的言辞得到了座下雷鸣般的掌声,场内各处随即爆发出“就是”的附和声。这一幕让人很容易猜到主张“鉴定河野谈话”的日本阁僚接连参拜靖国神社的真正幕后主使者。

  报道说,活动现场一侧还展开了日本会议主导的“修改和平宪法千人署名运动”。修改宪法是安倍9月3日推出的第二届日本内阁的最大夙愿,而“日本会议”作为保守右翼阵营的指挥塔,为实现这一目的策划了这场缜密的预热活动。

  报道称,“日本会议”在全日本47个都道府县(广域地方自治政府)都设有本部,共有228个分处,比一般政党的规模还要庞大,其正式成员数量虽然只有3.5万人,但如果加上各种加盟的右翼团体,成员数高达800万之多。因此,“日本会议”在日本拥有可以左右政治圈的巨大影响力。

  加入“日本会议恳谈会”的议员在民主党执政时期的2010~2012年只有100多人,但安倍内阁上台后迅速增加到252人,现在(截至今年5月)更是增加到了289人,相当于日本全部722名议员中有40%都是“日本会议奖学金生”。

  报道说,引导日本右翼化的“日本会议”在这次日本内阁改组中也表现出了很大掌控力。“日本会议议员恳谈会”的特别最高顾问麻生太郎副首相、副会长菅义伟官房长官、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等“日本会议代表人物第一阵容”的6名阁僚(包括安倍首相在内)全部得以留任。此外,被列入“第二阵容”9人的力量也得到了强化。

  担任“日本会议”副会长的新任总务相高市早苗最近曾公开主张废除承认动员慰安妇存在强制性的“河野谈话”,并极力否定为日本的侵略战争和殖民地统治表示反省的“村山谈话”,且每年8月15日都会无一遗漏地参拜靖国神社。

  担任日本会议政治审议会长的新任绑架负责大臣山谷绘里子曾亲自前往美国抗议在美国国内设置慰安妇雕像,属于一个行动派人物。另外,她还是主张独岛(日本称竹岛)是日本领土的“守护日本领土行动起来议员联盟”的会长。同时,她还曾是第一个以现职议员身份参加“竹岛日”活动的人。2006年第一届安倍内阁执政时,她曾担任首相教育事务助理,主导了日本“教育右翼化”行动。

  报道称,不仅新内阁,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新一届领导层的情况也是一样。在新任命的自民党四大重要人物中,干事长谷垣祯一(69岁)、做阁僚时每年8月15日都会参拜靖国神社的政调会长稻田朋美(55岁)、选举对策委员长茂木敏充(59岁)等三人都是“日本会议恳谈会”的成员。

  【延伸阅读】

  专家:透过表象看清日本右翼政客“拜鬼”的本质

  2014-08-15 15:24:00

  编者按:今天是“8.15”日本投降日,在日本被称为“终战纪念日”。今天上午,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国家公安委员长古屋圭司参拜了供奉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人民网北京8月15日电(记者 陈建军)今天是“8.15”日本投降日,在日本被称为“终战纪念日”。今天上午,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国家公安委员长古屋圭司参拜了供奉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行政改革担当相稻田朋美也在今天下午以自民党议员组成的“传统和创造会”的会长身份前往参拜。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则通过自民党总裁特别助理荻生光一,在今天上午以自民党总裁的名义向靖国神社捐赠了“玉串料”(祭祀费)。对于日本政界在今年“8.15”的种种举动,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赵刚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进行了如下分析。

  安倍未参拜或因顾忌他国批评

  赵刚说,每年的8月15日都会有一些日本政治家前往靖国神社进行参拜,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一个“惯例”。去年年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后,不仅受到中韩等亚洲各国的强烈反对,美国政府也对其行为提出批评。今年的“8.15”,安倍晋三没有前往参拜,而是以自民党总裁的名义向靖国神社捐赠了“玉串料”(祭祀费),说明他对其他国家的批评仍有顾忌。

  此外,针对安倍晋三向靖国神社捐赠“玉串料”的时间选择在今天上午,赵刚认为,安倍今年这么早就献上“玉串料”就预示着他今天不会去参拜了。他认为这也透露出安倍有意缓和与中韩等邻国的关系。

  靖国神社还是不是军国主义的象征?

  在每年的“8.15”这天,《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每日新闻》、《产经新闻》、《东京新闻》等日本各大报纸都会发表社论。除了《产经新闻》,日本各大媒体都在社论指出,要吸取教训,坚持走和平主义道路。赵刚分析认为,应该说追求和平在日本还是一个大的趋势。《产经新闻》在社论中诡辩道“靖国神社已经不是军国主义的象征”并强调人们不要再对参拜行为提出批判。对此,赵刚指出,现如今仍有一些右翼势力主张靖国神社已经不是军国主义的象征,希望人们不要再对其进行批判。我们应该透过这些表面言辞看看靖国神社的核心是否发生了变化。靖国神社内游就馆中的展品和说明这一切并没有变化;每到“8.15”,仍然有很多右翼分子穿着怀旧的服装,打着保守的旗帜在靖国神社宣扬皇国史观,这也说明靖国神社的本质没有变化。

  赵刚说,尽管日本政治家在参拜时发誓说要保卫和平,但是在他们的誓言背后隐藏着什么,这才是我们在今天应该思考的内容。

  在日本,神社的一般功能是镇魂,而靖国神社的另一个功能是“彰显”,彰显的是合祀在神社内那些战犯生前的“功绩”。赵刚指出,作为二战中的受侵略国人民,我们绝不能接受靖国神社还在“彰显”战争罪犯的“功绩”。一个政治家在这样一个地方祈祷和平,那不是和他自己说的话自相矛盾吗?

  【延伸阅读】

  日本右翼势力发动“文化战” 民族主义公开化

  2014-03-06 10:43:31

  参考消息网3月6日报道 《日本时报》网站3月1日发表题为《日本反动分子发动文化战》的文章,作者为坦普尔大学日本校区亚洲研究负责人杰夫·金斯顿。文章称,当前围绕日本民族特性和历史爆发的文化战将损害该国的国家利益并破坏其声誉,九州天下现金官网入口。然而,就在右翼极端分子置国内主流民意于不顾,谋求修改日本在亚洲的侵略史和殖民统治史,从而掌控局面的同时,他们还钳制媒体、削弱新闻自由、降低透明度和加强爱国主义教育,从而对日本的开放社会发动了攻击。

  故意歪曲二战历史

  文章称,在安倍晋三首相的支持下,这些开安慰性药方的人信心满满。他们觉察到这是把淡化的日本战时历史强加于人的大好机会。这个版本的历史对无数亚洲受害者而言是一种侮辱。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忽视了日本普通民众的牺牲和军人的牺牲。极端分子把日本引入了那场国家性的灾难,而军人充当了炮灰。

  当今的极端分子故意曲解历史教训。不知何故,他们以为自己可以践踏受日本侵略的国家的尊严和感情,以培养日本的自豪感。

  文章称,然而,这种肆意篡改日本与亚洲共同历史的企图激怒了中国和韩国,也使东京走上与华盛顿发生冲突之路。奉行强硬政策的安倍使不具威胁、信奉和平主义的日本看起来像是个开始变得好战的国家。

  绝大多数日本人珍视自己的开放社会,但担心黑暗势力即将到来。

  据悉,2013年夏天,日本岛根县松江市教育委员会着手限制学生阅读以广岛原爆为题材的反战漫画《赤足小子》。公众公开谴责这种蛊惑人心的行为,迫使右翼分子让步,同时使得这部漫画热卖。很显然,针对日本战时领导人和军方暴行的批评仍然让迫切希望篡改那段历史的右翼分子感到不快。他们还大肆抨击宫崎骏2013年的影片《起风了》,指责该片不爱国。不过,该片在票房方面大获成功。

  民族主义走向公开

  文章称,如今已成为家常便饭的反韩示威是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又一体现。小批示威者发出恶毒的威胁,恐吓东京新大久保韩裔聚居区的商店顾客和韩语学校的学生。

  这种暴行受到法庭的警告,也引发了针锋相对的示威活动,但它让大家明白,在安倍时代,丑恶的民族主义正在走向公开。

  文章称,在最近举行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名誉扫地的日本自卫队前航空幕僚长田母神俊雄获得了61万票,得票率约为12%。出口民调显示,他吸引了许多喜欢他的强硬言论的年轻选民。他支持日本研发核武器,拒绝对1931—1945年的侵华行为道歉。

  为田母神俊雄辅选的日本广播协会(NHK)经营委员百田尚树说南京大屠杀纯属捏造,还把另一位候选人称为“败类”。与此同时,一部根据他美化神风特攻队的作品改编的电影《永远的零》目前在日本热映,已经成为日本有史以来票房收入最高的10部电影之一。

  安倍上台后,其他日本名人也否认南京大屠杀,为慰安妇制度辩解。

  文章称,1993年的“河野谈话”承认政府负有责任,同时为慰安妇制度道歉。当时帮助起草该谈话的政府高级官员石原信雄最近在日本国会作证时说,没有书面证据表明军方曾强征慰安妇。他说,“河野谈话”完全是把前慰安妇的未经证实的证词作为基础,发表该谈话只是为了改善与首尔的关系。他是在暗示缺少确凿证据。

  企图免除日本罪责

  文章称,主流日本史学家承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并且具体阐释过可耻的慰安妇制度。历史有时会是一门有难度的学科,但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反动极端分子如此肆意歪曲历史?

  文章认为,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人数仍然很有争议,但只有狂徒才会否认发生过大屠杀。日本老兵团体“偕行社”1984年在当时(1937年12月-1938年1月)在南京服役的会员当中展开了调查。该调查的目的是驳斥相关指控,但这些即便抹黑自己也得不到任何好处的老兵也承认自己是有罪的。

  这份出乎意料的认罪报告1985年发表在该协会的杂志上,同时刊登的致歉声明说:“无论战争多么严酷,无论战争心理是多么特殊,发生了这样大规模的非法杀戮行为,我们无言以对。我们只能向中国人民表达深深的歉意。这确实是一种令人遗憾的野蛮行为。”

  据悉,2013年,当大阪市长桥下彻为战时慰安妇制度辩解时,民调表明,有2/3以上的日本人对他的观点不屑一顾。

  文章还称,NHK在安倍时代的新负责人籾井胜人也为这种可怕的制度辩白,以图免除日本的罪责。他似乎至今仍不明白为何会因为这些言论而受到谴责。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称,即便在东北亚实现历史和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日本也还是有必要背负起历史的重担,更具体地做出道歉,以更具建设性的态度对待历史。

  他认为,日本修正主义者根本没有理由采取这些愚蠢和适得其反的挑衅行为。

  【延伸阅读】

  日媒:日本“网络右翼”走向独立 存在不可忽视

  2014-02-18 12:03:30

  中新网2月18日电 日本东京都不久前举行的知事选举大受关注。《日本经济新闻》18日就当时的候选人、曾担任日本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的田母神俊雄刊文分析称,他的选战体现了日本网络右翼正在成为该国不可忽视的存在,这将成为解读今后日本政治潮流的线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文章称,此前在日本很难弄清右翼势力争夺选票的能力。左翼的“盛与衰”可通过共产党等的得票来判断。但右翼势力很多会投票给自民党,与温和保守阶层很难区分。

  而如今,借助互联网空间发布右翼倾向言论的日本“网络右翼”正在增加。2011年,受到互联网煽动的一万名年轻人曾蜂拥来到日本富士电视台,要求停止播出韩国电视剧。也是从那时开始,在旅日韩国人众多的地区,右翼团体的“憎恶性演讲”也开始增加。

  此外,靖国神社展示武器等的“游就馆”的全年入场人数去年首次突破了35万人。而在去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中,维新政党·新风的候选人在东京选区获得了7万多张选票。“网络右翼”都正在日本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

  在不久前举行的东京都知事选战中,候选人极右翼人士田母神游说的听众明显不同于其它阵营。田母神阵营的听众是手拿iPad等、肩背帆布包的日本年轻人。就好像是御宅族的一场线下聚会。

  之后的行为也与普通的选战极为不同。遇到名人想要通过手机拍照片是随处可见的情景,但田母神的支持者却拿着彩纸,请田母神挥毫泼墨。

  直到演说开始之后,听众为了什么目的而来才一目了然。他们对“减税”的反应接近于零。在田母神宣称“东京存在日本人难以接近的地方。如果我当了东京都知事,将完全消除这样的地区”之后,到处都响起了“赞成”、“要大干一场”等声音。

  舆论调查显示,从田母神的支持者构成来看,年龄越是年轻的阶层,其支持者越多,在20多岁群体中,田母神获得了可匹敌在东京都知事选举中最终获胜的舛添要一的支持。在确定落选之后,田母神选举对策委员会的本部长水岛总在接受采访时兴奋地表示,“新的政治潮流诞生了”。

  文章认为,61万张选票不是小数字。在日本民营电视台的开票速报节目中,知名解说员池上彰对此分析称,“自民党支持者的一部分流向了田母神”,但另一种看法或许更加准确——那就是此前暂时支持自民党的日本右翼已经开始独立。

  在15年前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纯粋的无党派人士舛添要一获得了超过自民党和公明党两党候选人的83万张选票,随后自民党开始拉拢舛添,并将其推选为2年后的参议院选举的主要候选人。田母神的61万张选票可能也不能被自民党放过。“网络右翼”是选择成为自民党的支持集团?还是走自主独立的道路?其动向对今后日本政治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视。

  【延伸阅读】

  韩报:日本右翼言论令韩议员趋向“亲中反日”

  2013-05-24 11:25:00

  国际在线专稿:据韩国《朝鲜日报》5月23日报道,必威体育,因为日本政客歪曲历史的妄言挑衅不断,韩国议员在外交方面出现了取消或弱化韩日交流、积极推进韩中交流的现象。

  韩国新国家党22日决定把党内的东亚历史特别委员会升格为国会级别的特委。韩日议员联盟会长、新国家党代表黄祐吕当天警告说:“如果日本的歪曲历史教育长期持续下去,情况会比目前更加恶化。”

  韩国国会东亚特委将设置“歪曲历史专委”、“国际互助专委”、“安全专委”。国际互助专委将联合美国、中国、欧洲、东南亚等受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国家和地区议会,讨论起草共同谴责决议案。特别是安全专委将通过“韩美日安全合作”这一敏感主题向日本施压。特委委员长南景弼议员甚至表示:“应该好好考虑现在是否可以继续和日本在安全问题上携手合作……现在要加强韩美中合作,九州彩票。”

  韩国议员在外交方面也体现出对日冷淡、对中转暖的趋势。原计划27日举行的韩国国会议员足球联盟和日本议会足球联盟时隔7年的足球友谊赛被取消。韩方足联会长、新国家党议员郑柄国表示:“根本不具备进行友谊比赛的氛围。”

  新国家党议员金泰焕等韩日议员联盟会长团成员本月7日访日,在会见前日本财务大臣、日方联盟会长额贺福志郎时,转交了抗议参拜靖国神社的信函。1972年成立的韩日议员联盟一直由朴泰俊、金钟泌、文喜相、李相得等重量级政客担任会长,但最近韩日交流气氛急剧恶化,甚至还有要求立刻中断韩日交流的呼声。

  而1995年成立的韩中议员外交协会今年3月推举郑梦准议员为会长,决定今年在北京举行第7次韩中联合会议。郑梦准表示:“将通过加强交流,将其地位提高到韩日议员联盟的水平。”目前韩中议员外交协会成员包括新国家党前院内代表李汉久、民主党前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文喜相等朝野50名核心议员。

  韩国国会相关人士表示:“虽然在规模上韩日联盟领先于韩中协会,但重点正在向中国倾斜。”(陈述)

  【延伸阅读】

  韩媒:爱知县战犯墓地成日本右翼“圣地”

  2013-08-16 09:44:59

  

  日本爱知县战犯墓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参考消息网8月16日报道 韩国媒体称,在日本爱知县三根山山顶,日本把二战结束后在军事审判中被判死刑的日本前首相东条英机等7名甲级战犯伪装成殉国烈士安葬在风景秀丽的山麓。

  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8月15日报道,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矗立在墓地入口处5米高的大型石碑,石碑上刻着“殉国七士庙”五个大字,仔细观察石碑后侧,可以发现背面刻着“内阁总理大臣岸信介书”的字样。该墓地建成于20世纪60年代,岸信介是当时的日本首相,也是安倍晋三的外祖父,他曾是甲级战犯,服刑后被免予起诉。他是将保守右翼的政治基因遗传给安倍晋三的罪魁祸首。他曾以在任首相的身份将7名核心战犯称为“殉国烈士”,并为他们题词。

  从入口往里走300米左右,上台阶后可以看到7名战犯的墓地。长2米左右的墓地石碑上刻有“殉国七士墓”五个大字(如图)。

  报道指出,这7名战犯分别是被国民党党首蒋介石称为“1号战犯”的土肥原贤二、南京大屠杀的主犯松井石根、侵略战争的总负责人东条英机、以虐待菲律宾战俘事件而出名的武藤章、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发动侵华战争的广田弘毅以及在缅甸战线上专事侵略行为的木村兵太郎。

  这7名战犯在1948年12月23日被执行死刑,尸体被火化。但是,曾参与战犯审判的三文字正平律师偷偷收集了他们的部分遗骨,1960年墓地建成后,将遗骨移葬至此。墓地相关人士表示“7人的遗骨被埋在石碑正下方”。

  报道称,相比只供有灵位的靖国神社,这里葬有战犯的遗骨,是日本右翼势力的真正圣地。虽然墓地位于偏僻山村的山顶,又是下午,但参拜者络绎不绝,其中大多是年轻人。墓区除了7名战犯的墓碑外,还随处可见曾因参与日本侵略战争而战死的士兵的慰灵碑。

  迄今为止并无著名政治家亲自到此参拜的记录。即使有人前来参拜,也不会被公开。

  流传于世的只有与日本天皇裕仁相关的故事。根据东条英机的孙女由布子所述,裕仁天皇夫妇1979年5月26日曾在距离该墓地不远的“Sangane Green”宾馆住宿。

  他们计划参加第二天在爱知县丰田市举行的植树活动。裕仁坚持不下榻在丰田市的A级宾馆,选择了位于偏远山沟的这个简陋宾馆。在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宫内厅职员和宾馆经理进入房间时,发现裕仁天皇和皇后向着宾馆窗外的“殉国七士墓”方向低着头,几乎一动不动地在行参拜礼,参拜的时间超过20分钟。

  九州大学教授若狭和朋主张“在现任天皇登基的平成元年以后,日本皇室相关人员应每年亲自去墓地参拜”。

(军事)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